美國氣象學家洛倫茨上世界60年代初有一個發現,他發現南半球的一隻小小的蝴蝶扇動一下翅膀從而擾動了空氣,長時間後可能導致北半球某個地方發生一場暴風雨。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應”。它說的就是在一個系統中,初始條件下一點微小的變化就能帶動整個系統的長期的巨大的連鎖反應。
  這個理論支持了我們常說的一句話:改變自己,就是推動了這個世界往更美好的方向前進了一步。
  我們需要象牙嗎?不
  地球需要大象嗎?是
  世界最巨型大象
  被殘忍殺害
  6月中旬,一頭在肯尼亞的世界最巨型的大象“薩陶”,因為臉上45公斤重的巨型象牙而慘遭殺身之禍。它的屍體在其慣常出沒的水源附近被髮現,它整個面部被殘忍砍下。這是一隻很有靈性的雄象,他常常用草來遮蔽自己巨大的象牙,但最終仍然難逃魔爪。
  事實上,這並不是近來肯尼亞被捕殺第一頭大象。今年5月中旬一頭正值壯年的大雄象“高山”也中箭身亡。當局曾經為了保護他,而常常把他的大牙給鋸短,可惜最終他還是葬身偷獵者之手。近日,一頭生活在桑布魯自然保護區內的雌象被槍殺,被髮現時,象牙也已被取走。
  非洲象近年捕殺回升
  或在數年內滅絕
  英國《衛報》近日報道,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之交,非洲象的總數為1000萬頭,但由於非法捕獵和大象生存環境的惡化,目前該數字已降至50萬頭。平均10年少了9.5萬頭。
  《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秘書處報告顯示,2013年整個非洲大陸有超過兩萬頭大象遭到獵殺。非法盜獵大象的數字在2011年達到顛峰,全年查獲23噸象牙,代表有2500頭大象被獵殺。動物學家、“大象之聲組織”聯合創始人喬伊絲·普爾稱,如果以這樣的方式發展下去,那麼這些漂亮而聰明的動物不久將從地球上消失。
  我們需要象牙品嗎?不。地球需要大象嗎?是。
  肯尼亞街頭
  隨處可見象牙交易
  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中資企業工作、今年30的Wahee(網名)真很驚訝,在內羅畢市中心的大型購物中心裡,在許多黑木交易的店里,隨時就會有人問你要不要象牙。而在城市的一些小衚衕里,有著更多的象牙製品交易點。這些象牙交易一般發生在內羅畢的工藝品交易店或者一些手工作坊里。它們出售的多是一些項鏈、手鐲,還有一些簡單的工藝雕塑。
  Wahee並不會去購買這些象牙製品,因為他覺得工藝很差,“基本就是粗製濫造”。他有點看不上這些東西。Wahee會常勸周圍的朋友也不去買象牙製品。他說,主要還是覺得購買象牙風險非常大。“肯尼亞這幾年對走私象牙也查得非常嚴格,如果被髮現了,要麼交巨額的罰款,要麼就被判刑坐牢。”
  他說,在肯尼亞購買象牙的不少是中國人。“我不知道是我的圈子太窄,還是真的主要是中國人喜歡象牙。”
  他說,在肯尼亞一般一根象牙項鏈價值大概是80-100美金左右,但這個東西到了國內就要至少2000多人民幣,幾乎翻了3-5倍。
  誰在推動著
  象牙交易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總幹事朱莉婭·馬頓-勒菲弗表示,貧困、腐敗以及亞洲對象牙不斷上升的需求是非洲象遭盜獵以及非法象牙貿易日漸泛濫的主要動因。
  俄羅斯之聲電臺網曾報道,儘管國際上禁止象牙貿易,但“中國的旺盛需求卻成為非洲象被持續獵殺的主要推動力。”
  浙江師範大學非洲研究院院長劉鴻武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說,把非洲象牙交易的泛濫和大象捕殺歸咎於中國的消費市場是非常片面的。他稱,非洲大陸的開拓者西方國家在幾百年前就曾在那片大陸上獵殺大象,採集象牙。只是中國近年與非洲的合作交流越來越密切,在非中兩地來往的人多了,走私也顯得頻繁起來。劉鴻武稱,今年5月李克強總理訪問肯尼亞時,特地與肯尼亞總統肯雅塔共同參觀內羅畢國家公園焚燒象牙紀念地,這也立場鮮明地表達了,我們國家要與非洲國家一起聯手推動非洲野生動物保護的決心。
  保護並不是
  一件容易的事情
  劉鴻武也表示,隨著非洲國家自身的發展,城市化的進程,野生動物數量在銳減。因此,各國都成立了野生動物保護區。除此之外,杜絕獵殺大象的行徑仍需要國際合作。
  在2013年年底,首屆保護非洲象峰會在博茨瓦納首都哈博羅內落幕。來自加蓬、肯尼亞、尼日爾、贊比亞、中國、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和泰國等十幾個國家的高官參加。在這次峰會上共宣佈了14條緊急措施,呼籲各國加強現有法律或制訂新法把野生動物非法交易列為“嚴重犯罪”加以嚴懲。
  不過,Wahee對記者說,在肯尼亞有許多護林員在巡視。但非洲的野生森林太大了,而且這些動物會自己跑來跑去,所以保護它們仍然會成為非常困難的事。
  (原標題:我們需要象牙嗎?不地球需要大象嗎?是)
創作者介紹

1202

wmwxps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